人物>是谁一手打造了韩版《我是歌手》《爸爸去哪儿》和《旋风孝子》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

是谁一手打造了韩版《我是歌手》《爸爸去哪儿》和《旋风孝子》

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/符遥 2016-02-02 21:22:21 版权声明


当韩国已有的综艺模式基本被中国的各大电视台扫空之后,金荣希正式进军中国的消息,被很多人视为是“开启了国内综艺的3.0时代”。这位综艺教父级人物来中国后的第一个大手笔,是围绕“孝道”做一档“综艺纪录片”。

分享到:

形象照0049_副本1.jpg

金荣希。图|CFP


金荣希:娱乐是一件很好的武器
(原标题)
  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|符遥
  
  微信公号:百万庄的小星星
  
  2016年1月11日,北京。
  
  站在位于望京刚刚装修好的办公室里,顶着“韩国综艺教父”头衔的金荣希即将启程前往附近一处临时租用的后期工作室,参加他在中国制作的新节目的第一次审片会。
  
  无论是衣着的款式还是言语间的举止神态,他都显得“非常韩国”,这也让56岁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不少——他背双肩包、喝星巴克咖啡,三星手机上还贴着一张Hello Kitty的贴纸。他的工作状态也很综艺范,偶遇许久未见的下属、合作伙伴,他特别热情地冲过去打招呼、拥抱;交谈时,又是一脸的认真和诚恳,不时露出大大的笑容。
  
  在韩国,粉丝们亲切地称他为“米家大叔”,因为觉得他就像邻家卖米的大叔一样和蔼可亲,憨厚到恨不得把自家的大米、猪肉都分给大家。
  
  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,“金荣希”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,他的作品远比他本人有名:他一手打造了韩国著名的真人秀节目《我是歌手》和《爸爸,我们去哪儿》,近年来被中国引进、改造后,已成为了在国内拥有超高人气的“现象级节目”。
  
  半年前,金荣希离开了工作了29年的韩国MBC电视台(韩国文化广播公司,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),正式到中国发展。现在,他即将交出自己在中国的第一份作业:1月23日,由湖南卫视和蓝色火焰联合制作,黄晓明、陈乔恩、郑爽、曹格等6位明星加盟的真人秀节目《旋风孝子》即将开播。
  
  这档以“孝道”为主题的节目不仅是湖南卫视2016年的“开年巨制”,更是金荣希带领着自己“梦之队”的6位导演和5个编剧,没日没夜地开了4个多月策划会的成果:他决心要在中国,打造出一档“前所未有的、100%真实的真人秀节目”。
  
  “压力山大。”金荣希突然冒出这句不大标准的中文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,他也露出了一丝搞怪的神情。
  
  而笑过之后,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,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
  
  “中国的电视台是一个巨大的荒凉的房子”
  
  尽管已经离开MBC,如今身边的人还是习惯叫他“金局长”——早在2005年,时年45岁的他就成为了MBC综艺局最年轻的局长。
  
  事实上,作为韩国综艺界为数不多的几位顶级PD(Producer & Director的缩写,即制作人兼导演)之一,金荣希一直被公认为是这一行的元老级人物。
  
  从1986年进入MBC,他先后导演、制作了包括《隐藏摄像机》《良心冷藏库》《!感叹号》在内的一系列经典综艺节目,一度引领了MBC综艺的黄金时期。29年里,他策划过约30档原创节目,90%都获得了成功。他曾两次获得总统嘉奖,被誉为是韩国获奖最多的节目制作人,2008年还被选为了韩国PD联合会会长。
  
  2011年3月,他策划的以“实力唱将PK”为主打的选秀类节目《我是歌手》首次亮相就获得了热烈反响。不仅收视率完胜当时所有的同类节目,连时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都破例点名称赞,甚至主动托人索要入场券。
  
  2013年1月,他又推出了户外亲子类节目《爸爸,我们去哪儿》,再度引发收视热潮。第一季播出期间,收视率一路攀升,最高时甚至达到了20%。
  
  对金荣希而言,这也是两档特殊的节目。除了在韩国国内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还第一次把他和中国市场联系到了一起。
  
  彼时正是国内电视综艺节目开始尝试版权引进的起步阶段。从2011年到2012年,已经购买了《我是歌手》版权的湖南卫视先后两次派出包括导演、摄像、后期等在内的大批人马前往MBC进行实地考察,向金荣希率领的原版制作团队学习取经。大到节目流程的设置,小到机位的摆放、灯光的调配,中方逐一进行了详细的记录,并着手策划中国版的拍摄。
  
  随后,金荣希被派往湖南跟踪制作过程,对节目的开发和制作模式进行指导。他由此开始了长沙、首尔来回飞的工作节奏。自他之后,越来越多来自韩国的“Fly PD”(“飞行”制片人)也开始以这样的形式活跃在国内各大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中。
  
  2013年1月,中国版的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开播,这档形式新颖、制作精良的节目帮助湖南卫视在江苏卫视《中国好声音》的重压下翻了身,重回综艺节目榜首位置。9个月后,这样的地位又随着中国版《爸爸去哪儿》的推出再次得到了巩固。
  
  自《我是歌手》起,国内许多知名的制作公司纷纷向金荣希发出邀请。“当时我完全没有考虑要来中国,所以都拒绝了。但后来《爸爸去哪儿》也做得非常成功,各种邀请还是很多,我开始觉得,原来我的作品在中国观众这里也很受欢迎。如果可以到更多观众、更大的市场做节目,作为一个PD,也会觉得更有成就感、也更有意义。”金荣希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自己最终被说服来中国的原因。
  
  尽管市场一片繁荣,金荣希却一直都在犹豫。他怀疑自己“来中国后能不能真的做好”,也担心这里不具备和韩国一样成熟完备的体系和资源,供自己自由发挥。但经过近2年的考虑,他下定了决心:要在从业的第30年挑战自己,去面对中国十几亿的观众,“开辟一个新的世界”。
  
  2015年4月,金荣希向MBC递交了辞职信。他在随后的一次采访中说:“如果说MBC是一个相对较小的房子,那么中国的电视台是一个巨大荒凉的房子。我相信今后韩国和中国会合作创造出非常出色的作品。”
  
  同年7月,金荣希正式加盟北京蓝色火焰娱乐文化有限公司,担任总经理、总制片。追随他一起来的,还有一支韩国顶级的制作团队:包括李埈圭、李秉赫、金南昊、余玹典等在内的六大金牌PD和两位顶级编剧。他们表示要和中方团队合作,打造出适合中国本土化的原创综艺模式。


  
  “第一次100%真人秀”
  
  金荣希把进军中国后的第一步落在了“孝道”上。
  
  几个月来,他和团队一起构思出了10个可以操作的节目创意,又经过反复调研,从中选定了《旋风孝子》。2015年10月,项目正式启动。他将和湖南卫视知名制片人严典雅带领的中方团队合作,邀请6位艺人和父母一方回到老家,在儿时居住过的房子里共同度过6天5夜。
  
  “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国家,关于孝道、传统、文化的问题都是中国非常好的东西。对于这些人们已经遗忘、但其实是非常美好的东西,有必要再次提醒一下大家。”金荣希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他相信这样一档真人秀节目是中国社会目前最需要的,“能够对人们的精神世界产生好的影响”。
  
  而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。
  
  金荣希说,在他的“梦之队”里,每一个PD、编剧都是有着十余年从业经验,在韩国能独当一面策划、制作出大型综艺节目的资深人士。而这一次他把所有人员集中到一档节目里,为的是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真人秀模式:“综艺纪录片”。
  
  “其实到目前为止的真人秀都不能算是100%的真人秀,都是赋予出演嘉宾这样或那样的角色和性格,一半是真人,一半是假的,包括《爸爸去哪儿》也是这样。但《旋风孝子》是100%真实的真人秀节目,这应该是全世界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节目。”金荣希说。
  
  按照他的设计,《旋风孝子》将围绕着他为艺人们制定的“赡养父母六原则”进行,原则包括“亲手为父母准备一日三餐”“每天比父母晚睡早起”“每天至少让父母放声大笑一次”“每天晚上给父母写一封信”等等。所谓“综艺纪录片”,是指除了这6条每天都必须遵循的原则之外,不给嘉宾设置任何任务,不做任何引导。从开机起就全程收走手机、iPad等电子设备,一切活动都由艺人及其父母决定。外出时,节目组只负责跟拍;只要走进家门,所有摄影师和工作人员都不能进入,由室内的40台监控设备24小时进行拍摄。
  
  略显沉重的主题和对明星前所未有的“放纵”,让这档真人秀更像是一场冒险。节目尚未开播,已经有不少网友唱衰,质疑这个不过是换了个形式的《爸爸去哪儿》。
  
  而在业内,不少人也对这种号称100%真实的操作方式有所保留。“其实现在业内大家也在对这个节目表示担心,如果真这么做的话,那肯定是个很温吞的节目,就像韩国那种主打情感类的节目,节奏太慢了。”在乐正传媒研发与咨询总监彭侃看来,与韩国观众相比,中国观众更喜欢节奏更快、情绪更激烈的内容,因而国内各电视台在引进韩国综艺节目后,都会进行一定程度的本土化改造,比如加强剧情和角色的设置、加大游戏任务的密度等等。所谓100%真实记录的做法似乎很难实现;即便《旋风孝子》真的能做到,是否符合中国观众的口味也很难说。
  
  起初,就连湖南卫视和蓝色火焰的决策者、参与者们都对这样的主题和模式有着同样的担心。中方团队的负责人、湖南卫视的制作人严典雅说,为了适应这种“非干预”的思路,直到开拍在即,整个团队都还在不停地进行“自我洗脑”。
  
  面对种种疑惑和探询,金荣希却表现出对创新的坚持。在他看来,要在人为干预降到最低的情况下拍出一档好看的节目,核心是要选对参加节目的人。为此,他逐一约谈了候选名单上的40多名艺人,详细了解情况后,又一一拜访他们的父母。相比艺人的名气,他更看重对方及其父母是否真诚,是否理解节目的理念和意图,并真的愿意投入进来。在此基础上,他最终选定了黄晓明、陈乔恩、郑爽、曹格、包贝尔和杜淳——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处于不同的年龄段,有着不同的性格特点,也各自有着和父母不同的相处模式。
  
  尽管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即将拍摄的内容毫无预料,但他信赖真诚和真实的力量:在一段不算短的时间里,在一个单纯又特殊的环境中,真实的亲子之间一定会有真情流露,也一定会有意料之外的、有意思的事情发生。
  
  但艺人会不会为了自身形象或是节目效果,故意演出“孝行”?“第1天、第2天也许可以演,但6天5夜的时间他们演得下去吗?”回想起拍摄时的场景,金荣希笑着回答。和之前中方团队担心的“作秀”不同,在拍摄初期,许久未和父母独处的艺人们大多表现得十分尴尬。但当尴尬期过去,大家都不自觉地流露出了真实的状态:“有的亲子吵架吵得很厉害,吵两三个小时,到睡觉的时候都还没和好;有的会抱头痛哭,也有的时候又非常开心。各种状况,尤其是掉眼泪,那是演不出来的。”
  
  “中国艺人比韩国艺人更看重面子。中国观众情感的起伏也比韩国观众大好多:喜欢的会更喜欢,不喜欢的会更不喜欢,哭的时候也会掉更多眼泪。”在拍摄现场,金荣希常常会观察在场工作人员的反应。虽然大多数时候,他们都是坐在房间外,从监控器屏幕里观看艺人和父母的互动,但他们也时常跟着一起大笑或落泪。
  
  工作人员的反应是金荣希在现场评估拍摄效果的指标之一,“他们本身就是观众的一部分。” 29年的综艺制作经验早已把他训练成了一个擅长揣摩人心的高手,他并非不了解中韩观众喜好上的差别,但他深信,在“孝”字面前,“喜怒哀乐这些最基本的情绪是相通的。”


  
  金牌PD的综艺哲学
  
  “曹格的爸爸完全可能成为‘爆款’!包贝尔的妈妈,一出场你不自觉地就记住她了!”第一次审片会后,蓝色火焰的首席品牌官李红山非常兴奋。回顾过去半年和金荣希的合作,他坦言有过分歧、不解和担忧,但“现在看到粗剪的片子出来,证明金局长的坚持是对的 ”。
  
  在李红山看来,金荣希对创作有着清晰的思路和自己独到的理念,即便最初不都为人所理解,可“一旦认准的想法,别人是撼动不了他的。”
  
  而这也是金荣希给严典雅留下的最深的印象。“我是真佩服他。在所有人都质疑的时候,他是唯一一个坚持自己和相信自己的人,事后证明他都是对的。而且我相信,如果没有他当时的坚持,就无法事后证明。”她这样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
  
  因为艺人和父母的活动主要在室内,为了保证100%的真实和无死角记录,金荣希一早就提出要在每处住所内放置至少40台监控设备,专人24小时轮班盯守。这曾让中方团队十分困惑: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只有艺人和父母一方2个拍摄主体,这个史无前例的拍摄规模是否真的有必要?更何况,国内几乎找不到一家具有如此设备规模的供应商。大家多次建议金荣希调整方案,但都被他拒绝了。
  
  在他的坚持下,一次次细微的情感波动、一个个不易察觉的动作和表情……这些“看不见”的细节都被完整地记录了下来,并最终提升了节目的呈现效果。而在这背后,每天11T的素材量也让《旋风孝子》成为了目前为止,全国范围内素材量最大的一档综艺节目。所有韩方PD亲自驻扎在机房,带领着50多人的后期团队每天三班倒,保证24小时不间断的剪辑制作。
  
  尽管以前在指导中国版的《我是歌手》和《爸爸去哪儿》时,已经积累了不少与中方团队的合作经验,金荣希承认,这次亲自上阵在中国原创一档全新的节目,难度超过了自己的预想。语言的障碍、思维方式的差异、不同团队间的磨合……金荣希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他一方面给中方团队提供了充足的空间,另一方面,也始终保持着对大局的全面掌控。由于没有传统的台本,他总是往返于A、B两组的拍摄地,尽可能多地待在现场,根据实时发生的新状况做出指令,有时在监视器前一坐就坐到深夜。用严典雅的话说,“那时候他比现在老10岁。”
  
  在大家眼里,生活中的金荣希性格温和,很多时候可爱得像个小孩子,但只要进入工作状态,他马上变得非常严厉,完全没有了“米家大叔”般的和蔼模样。
  
  “他对时间要求严格,说好的时间1分钟都不许迟到。我们都被骂过,骂得你无地自容。”李红山说,涉及节目上的事,金荣希向来管理严格,大到整体方向,小到什么时间该为摄像机换储存卡这种小细节,他大都心中有数。无论是哪个工种、无论职位高低,只要做得不对,他批评起来毫不留情。
  
  在金荣希看来,一档好的电视节目往往会对社会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,但要实现这一点,难度很高:做好节目不难,难的是既要把节目做得有意义,也要足够新鲜、有趣。
  
  “其实娱乐是件非常好的武器。”金荣希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,“人们最讨厌的是别人总要教你怎么做,但娱乐和综艺性的节目就完全不会有‘在教你’的感觉。如果在节目中用10%-20%的部分把感动和想向社会传达的信息表达出来,大家是会欣然接受的。”
  
  从业近30年,“不超过20%的公益性、教育性,加80%以上的趣味性、娱乐性”已经成为了金荣希的综艺哲学,在他策划过的诸多节目中,也始终秉持着这个原则。
  
  在《良心冷藏库》中,节目组在深夜的街头安装了隐藏摄像头,如果有车辆或行人过马路时没有闯红灯,当即过去奖励一台冰箱。据当时的媒体统计,当年韩国的交通事故发生率因此降低了25%。
  
  在《我们读书吧》中,金荣希安排艺人和小学生聊读书的话题,虽然绝大多数内容都是故意搞笑,但这档节目一经播出就引发了一场火爆的读书风潮。节目组还因此获得了一笔公益基金,在韩国建起了15家儿童图书馆。
  
  在《亚西亚,亚西亚》中,他又安排艺人和一些东南亚劳工一起做工。根据当时的法律,这些劳工只能在韩国工作三年,但为了赚钱养家,他们中的许多人都非法留了下来。节目组专程到巴基斯坦把一位劳工的母亲接到韩国和他团聚。节目首播的第二天,被这期节目感动到落泪的韩国国会议长就给电视台打来了电话。6个月内,这项有关工作时限的法律就做出了改变。
  
  直到现在,金荣希还常常收到一些韩国媒体和粉丝对这些节目的赞誉。他们总会对他说,论及推动社会的进步,十几个政客、几百个议员聚在一起改变一个国家的法律,这样的效果还不如一档综艺节目来的更快、更实际,“你比100个政治家都强。”
  
  而对于《旋风孝子》,金荣希也有着自己的期待:“我希望每个人在看完节目后,能给自己的父母打个电话,做到这一点,这个节目就成功了。”

  
  本文首发刊载于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总第742期
  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
编辑:cnw_sxs_1




2017-01-09

第788期
⋯⋯
推荐文章